我已经很久没有写博客了,倒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只是因为我对自己写博客的动机产生了质疑,甚至,我对所有分享的动机产生了质疑。关于:“我们为什么要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我苦苦思索,却也无法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所以很久没有在任何社交平台上有活动了。

之前我有在一篇文章上读到马斯克的“第一原理”观点,印象非常深,第一原理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

我们运用「第一原理思维」而不是「比较思维」去思考问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生活中总是倾向于比较——别人已经做过了或者正在做这件事情,我们就也去做。这样的结果是只能产生细小的迭代发展。「第一原理」的思考方式是用物理学的角度看待世界的方法,也就是说一层层剥开事物的表象,看到里面的本质,然后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这要消耗大量的脑力。

在产品设计中,这个理念也是通用的。即使在今天我们也没有意识到我们的本能其实非常懒惰也非常虚荣,这导致我们觉得“酷”的产品往往具有科幻又复杂的界面,大量的功能按钮,就如同科幻小说中的人机交互界面一样,但是实际上,我们能用得下去的产品,往往非常简单,比如只有一个按钮的ipod。

我常常想我们生活在一个比较的笼子里,包括我也总是生活在第一原理之外,大一的时候我刚刚接触代码,有些功能我绞尽脑汁也实现不了,但是在我的同伴中有很多人的学习进度可以碾压我几条街,比如苏大神或者阳政,他们或者有天赋或者有基础或者更努力。有一段时间,总是被碾压的我心情非常不好,这导致更加无法认真学习。这样浑浑噩噩过了几个星期之后我灵光一现,开始试着告诉自己不要和别人竞争,这没有意义,真正有意义的是让自己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强。

接下来的事情奇迹般的走上了正轨,这并不代表我比苏大神更强了,而是我的注意力逐渐转向“怎样用代码实现某个功能”本身上面来,而不是“怎样用代码实现功能来证明我的能力可以超过其他人,从而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回忆起来,这其实是一个很难也很幸运的过程,我想,如果高中我能领悟到这件事,或许我会不那么在意我在校内的名次,然后把更多时间花在学习本身上,考得更好一些。

所以去了解“简单”这件事本身,尤其需要我去绕过很多环境中产生的干扰因素才能直击本质,简单也并不意味着低劣和快速,无论是马斯克的第一原理,还是ipod,还是我怎样学习写代码,都需要专注在一件事情本身上面,挖掘这件事情的深层次需求,一层一层的挖下去,然后给出一个简洁且直击要害的解决方案,呈现到用户面前,就是简单的。除此之外,所有的因素都是干扰因素,我需要分辨出干扰因素,然后把它放在考虑范围之外。这是现在的我对简单的理解。

乍一看到某个问题,你会觉得很简单,其实你并没有理解其复杂性。等你把问题搞清楚之后,又会发现真的很复杂,于是你就拿出了一套复杂的方案来。实际上,你的工作只做了一半,大多数人也就会到此为止……。但是,真正伟大的人还会继续向前,直至找到问题的关键和深层次的原因,然后再拿出一个优雅的、堪称完美的有效方案。
——乔布斯

怎么理解上面这句话呢?举一个我犯过的很典型的错误:我在设计第一版影创Air的展示界面的时候,硬件团队给了我很多参数,于是我写出来的界面是这样的:

这个页面很长很长,上图大概只截取了1/4。现在我来分析一下,这么写页面,错在了哪里。

最偷懒的想法:“硬件团队丢给我参数列表,如果哪个参数我没放到页面上导致消费者没买眼镜,岂不是我的锅?那就都放上去吧。”。很不幸我当时可能就是这样想的(也可能由于时间的确紧迫)。

那么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这个需求:把参数列表放到页面中,看似非常简单,但是如果只是单纯的放进去,就会犯我犯过的错误,所以应该怎么办呢,我需要一层一层的分析:为什么要在页面中放参数呢?为了让产品更好卖。那为什么放了参数产品就好卖呢?因为消费者可以通过看参数准确的了解产品信息。消费者关注哪些产品信息呢?这得看这款产品定位的消费人群。定位的消费人群是谁呢?是对科技产品/智能产品感兴趣的人,极客。极客有什么特征呢?他们对科技产品有兴趣,对参数比较懂。那么我为什么不能把参数全部罗列呢?因为首先这会造成页面不美观(参数列表过长),其次即使是懂行的人也会对大量文字信息堆砌感到厌烦,一旦产生了厌烦情绪,很难在这个页面中产生购买行为;即使是极客也不太可能懂所有的参数,如果某一项参数让他感到困惑,那么他就会疑惑(协处理芯片是什么来着?),疑惑会导致他分散注意力(我得去查查这个芯片)从而打消本来的购买念头。另外,参数列表中含有的重复信息没必要二次出现。

分析到这里,已经可以做一个阶段性总结:我之所以要在页面中加入参数列表,是为了保证页面美观的同时,让极客们比较清晰的认识到产品的硬件规格,从而驱动他们购买。那么我就可以对这个页面作出必要的删减了,首先,删掉大家不是很care的项,比如3D协处理芯片的型号等,然后合并可以合并的项,比如运存和存储空间可以写成2G/64G。左边一列是基本版,右边一列是高端版,两列相同的信息完全可以写成一列(那么就需要进行这部分的页面设计),长度宽度等五个“可定制”可定制可以简化成一个即可,等等。

以上就是我的部分分析,其实在其中的某些点上,是可以继续深挖的,比如两列合并后应该通过怎样的界面设计告诉用户这些属性是两个版本的眼镜共有的,这的确是一项脑力活儿,但是这是值得的,甚至对于对自身要求很高的企业来说,是必要的。

非常感谢今天看到的这本《简约至上——交互设计四策略》的书,事实上我的这篇文章就是结合一些自己的例子谈了一下对这本书第一章的理解,暂记录在这里。但是简约至上,或者说与其相通的第一原理的应用范围远不止产品设计本身这么简单,或者说“设计”这件事的外延很广,不止于软件或硬件设计本身,为了给这个外延一个证明,我还想在这里谈一个例子:

前几天OPPO发布新手机R11采取了很奇怪的发布方式,他们不保密,在手机发布之前就把广告贴满了地铁站,也没有举办盛大的发布会,反而办了一场很多明星参与的晚会。几乎所有传统的发布方式都被他们扔掉了,OPPO说,他们是想绕过发布会->媒体->受众的方式,直接和观众沟通,我想他们也想绕过OPPO在媒体圈子评价不高的事实,掌控整场晚会,把更多面向用户的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虽然我不喜欢OPPO的产品,但是我必须承认他们的营销是对的,为了让发布新机这件事儿简单一些(省掉媒体的环节),他们打破了固有的发布会思维,这需要很大的勇气鼓起,也需要对传统的发布会模式进行彻底的重新思考,这也是对“OPPO式发布会”进行的重新设计。

如同我在这篇文章开头所写的,我对分享这件事本身产生质疑也算是用第一原理来分析用户的分享行为本身,但是现在我所能给自己的答案,诸如保持记录或者丰富自己博客的虚荣,都不是自己满意的答案,我想这也是逐渐抛弃固有思维和种种干扰,寻找本质的一个过程。